越贫困越厌学实地采访有些贫困地区学风仍较好

《半月谈》今年第6期刊发报道《越穷的地方,越滋生“厌学症”?》,引发广泛讨论和共鸣。不过也有部分贫困县表示不同意,认为经济发展滞后确实增加了办好教育的难度,但并不是决定性因素。半月谈记者实地采访发现,有的贫困地区学风仍然较好,不管是政府部门,还是广大群众,尊师重教蔚然成风,众多孩子的人生和家庭命运也因教育而改变。

“我们宁可不建办公楼,也要盖好教学楼”

虽为地处乌蒙山区的深度贫困大县,云南省会泽县的教育也远近闻名。近5年来,会泽县先后有98名学生被北大、清华录取,累计2万余名学生走出大山、考上大学。

书摘:西玄城外,看着这座由十米来高的巨石砌成的围墙,能同时八辆马车并行的城门,宽阔的街道,被踩得发亮的大理石路面,整座城给人的感觉就是大气。周皓目瞪口呆的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嘴长得能晒下一枚大大的鹅蛋,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这一会儿看到的人,比他一辈子看到的加起来的总和还要多,这着实把他吓了一跳。车厢内已经被颠簸得狼狈不堪的众人忍住呼吸,尽量让自己的动作轻柔一点,内心默默的告诉自己:打死也不能在这发成一点声音,不要和车外面的那个三流车夫交谈,最重要的是不能下车!似乎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大场面,大福二福兴奋的哼了起来,这猪叫声让进城的人好奇的张目而望,当看到一身灰尘狼狈不堪的少年驾着一辆由两头猪驾着的马车,这滑稽的画面让人忍不住一笑。

“每年县里都为骨干教师发放津贴和奖励,让教师的职业尊严感更强。”会泽县茚旺高中校长付飞说,在这样的环境激励下,各学校都培养出一批能吃苦、讲奉献、有爱心、业务精的教师队伍。

作为新时代的年轻人,大家已经养成了,低头看手机,抬头不会看天空的,新时尚人,小编不希望大家一直在游戏中度过。拿起手机关注小编,浏览小编的文章,希望给你们带来不一样的感受。

巧合的是,1953年,郑玉林加入志愿军奔赴朝鲜,在朝鲜战场上编入了志愿军独立团二营四连。一次闲聊中,一位副班长得知郑玉林是从双流来的,曾说他就参与过解放双流的战斗。郑玉林只记得这位老兵是志愿军独立团二营四连一班副班长,山东人,当时二十七、八岁左右。

5年前安远县浮槎中心小学还是一个无校门、无围墙、无球场的“三无”学校。运动场就是一个小山包,占地40亩,有139座坟墓。2017年4月才开始改建为运动场。

在彭镇,杨允澄经过多方打听,一名叫“郑玉林”的老人进入了我们的视野。

画中的40位无名烈士究竟是谁?

书摘:或许是因为一下子停止了抚摸,顾菲菲竟然醒了过来,就看见我正站在她的床边,就一脸奇怪的看着我:“大师,你这是?”接着她看着我似乎联想到了什么,就脸涨得通红,就对我破口大骂道:“原来你也是人面兽心的混蛋,我真是不该相信你的,人渣王八蛋!”她冲下床就过来打我,我哪里反应的过来。我被她弄的一下子分心了,神经有些松懈,就被这色鬼敲准了机会,一下就挣脱开了绳索,嗖的一声窜入了顾菲菲的身体。只见她抽搐了一下,然后低着头身体不动了。正当我脑子里快速的想着到底该怎么办的时候,忽然她猛的抬起头,一脸得意的对我说道:“臭道士,你不是很厉害吗?你有本事连这个女人一起杀掉啊!”

玄幻文:穿越后来到异世的融魂少年,一步步走向巅峰的神奇之旅

双流画家画出《彭镇大血战》

2014年以来,安远县共投入16.35亿元,高规格地完成了全县169所义务教育学校及18个乡镇中心幼儿园标准化建设,实现完小以下学校有标准篮球场,中心小学、初中以上学校都有200米以上塑胶运动场。

2、彭镇大血战在1949年12月26日午后打响,历时8小时。

书摘:“哎!昨天还听说林浩被他摆了一道,被族长关了十日禁闭,想不到今日他竟然出现在了斗战峰上?这个废材少爷是疯了还是傻了?他难道不怕林浩的狗腿子们修理他?还是说他吃了雄心豹子胆?要知道明日威少可就要出来了……”人群一阵议论纷纷,族人们皆是一脸的难以置信……林天皆是视而不见,独自向着斗战场的角落走去,那里摆着四种基础武学的范本,林天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这个,至于其他的,当真是没有放在眼里……林天一心低调,不过别人可不会给这样的机会,废材童子上斗战峰,要知道在斗战峰上,同辈切磋,只要不是下狠手打死或者重伤,那么是不会被族规追究的,因为斗战峰本来就是族内族人切磋的地方……

王齐锐老人说,战斗停止后,为了掩埋牺牲的战友,解放军先在双流城关买了10副棺木,接着又在彭镇买了10副,第二天再发现有牺牲烈士,又零星买了几副,实际上,每副棺木中安放的据说是两具解放军遗体。由于时间紧迫,解放军33师匆匆离开彭镇时,未将战斗中牺牲的烈士英名和事迹告诉当地人,以至于烈士的墓碑上连名字都没有留下,至今《四川省双流县革命烈士英名录》中都没有收录到他们的名字。而他们的埋葬地点,除了花园桥,还有北门的乱葬坟。

3、原花园桥当地农民应海如、李文山家中安置过解放军伤员。

那是40多名牺牲在1949年解放双流战斗中的英烈。可他们叫什么名字?他们是谁的儿子、谁的父亲?他们的家在哪里?除了墓碑上的一颗红星,他们什么也没能留下。

海拔3150米、高寒缺氧的大海乡是会泽县海拔最高的乡镇,在这里工作了38年的大海乡中心完小老师朱龙照亲眼见证了该乡基础教育的种种变化。

“数字可以说明问题,尽管我们是个山区贫困县,但历届县委县政府对教育都高度重视。”会泽县教育局局长张宏说,2016年以来,全县投入资金6.27亿元,新建校舍31.80万平方米,并添置了教学、实验、信息技术及食堂设施设备,学校办学条件发生了巨大变化。

今年已经85岁的郑玉林,文家场战役打响时14岁。郑玉林回忆,打仗前几天,场镇就一直在过国民党的部队,12月26日当天,国民党在场镇挖坑、搭炉,杀掉抢来的猪、鸡,自己家800斤大米也被抢夺一空。郑玉林和家人躲在了刚刚修好的猪圈茅厕里。第二天早上,打更人沿街喊“大家出来,把灯笼点上,解放军来了,不要怕。”郑玉林和家人出来,看到解放军端着枪,站着守着坐在屋檐下的许多俘虏。关于牺牲的解放军,郑玉林只记得,有部分埋在了花园桥,就是“打得最凶”的地方。

曾偶遇解放双流的老兵

一名叫李树清的双流本地

但在陵园中,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细数了墓碑,“无名烈士之墓”的墓碑仅有29座,还包括数座有备注是牺牲在苏码头战斗中的烈士,而其他“无名烈士墓碑”上,除了一颗红星外,没有姓名、没有生平,不知道部队番号,甚至没写上他们牺牲在哪场战役中。此外,还有3个仅知道姓名的烈士墓碑。

鹤子中心小学校长龚春海说,以前家长认为学校教育质量不好,就把孩子带到定南县、甚至广东省上学,现在看到学校的变化纷纷让孩子回家上学。

书摘:得知是晶石之后,凌傲天便是来到了他平时修炼的那石桌之上,盘坐好之后,凌傲天将拳头的晶石放在桌上,随后运转无双典……一缕缕的淡红色真气随着凌傲天的运转顺着手臂牵引到晶石之上,将之包裹,随后晶石之中的庞大灵气便是随着凌傲天的真气被吸收进其体内!凌傲天刚吸收了片刻,便是震惊的发现,修炼速度和强化身体之后的修炼速度的一样的,凌傲天震惊道:“果然是晶石!怪不得晶石在修真界如此的珍贵,就连凌鸣他们每个月才有五颗晶石修炼!利用晶石修炼,这修炼速度快上了几倍!果然是好东西!”说到这里,凌傲天的心不由得扑通扑通的跳,有了晶石帮助修炼,那凌傲天的修为便是可以突飞猛进了。

玄幻爽文:少年自牢狱走出,掌御灵纹心通万古,踏上一条传奇之路

杨允澄是土生土长的双流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2010年初一个偶然的机会,杨允澄第一次接触到了一本出版于上世纪50年代的《蜀乡战事》的复印本,关于解放双流的重要战役“彭镇大血战”,里面记载了1949年12月26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11军第33师在彭镇与顽抗的国民党溃军激烈作战的经过。从午后一直打到深夜到艰难的战斗后,共牺牲了40多名解放军。又因部队追击溃军、紧急开拔,这40多名解放军战士的遗体只得匆匆掩埋,未能留下姓名。

▲郑玉林老人(左)讲述当时战斗发生的情景

简介: 得无双神境,练无上神技,踏九幽神兽! 中二的寂寞,只有自己才会知道。你若是不服,杀了又何妨?

清明刚过,初晴又雨。

5、彭镇吴子章老人、原保长周京全曾为解放军带路。

一个大大的问号在76岁的杨允澄的心里画了数十年——双流县(现双流区)烈士陵园里,那40个没有名字、没有生平、没有照片的墓碑下,到底埋着谁?

半月谈记者采访发现,在贫困地区,政府的导向作用特别明显。政府重视教育,校舍等各方面条件好,教师有地位、有尊严,家长和学生就对教育有信心,愿意上学。教学相长,随着越来越多的孩子考上好大学,改变命运,更带动了好学之风,形成良性循环。

2013年,杨允澄提笔,创作了一幅6米长、1.25米宽的国画《彭镇大血战》,正是描绘了他心中这40名英烈的形象。但杨允澄心里的问号仍然没有抹去,他们,到底是谁?他们的亲人是否知道他们长眠于此?

安远县政府办公楼是20世纪60年代建的木板房,但2013年县里将盖县政府大楼的1亿多元资金全部投入到义务教育学校标准化建设上。

只有政府带动,才能全民重教

在《进军蓉城》关于彭镇战斗的描述中,有一句话,“一位解放军连长牺牲在农民王齐锐家门口”。记者在彭镇走访时,从一位老人处得知,王齐锐老人仍在世。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随即和杨允澄辗转找到了已经93岁高龄的王齐锐。彭镇大血战时,王齐锐老人正在彭镇小学担任教师。

“我们宁可不建办公楼,也要盖好教学楼。”安远县委书记严水石说,办公楼不建不会影响工作效率,但学校不建会影响学生学习。

热血玄幻爽文:何以缘起?何以缘灭?直至地老天荒,独剩你和我!

2017年4月,安远县浮槎乡教育发展协会成立,现场88名乡贤和退休干部参加,一共捐了85万元用于支持教育发展。据统计,安远县所有乡镇均成立了教育基金会,现有各类教育基金会122个,共有教育基金约1.3亿元,捐资助学蔚然成风。

玄幻爽文:随它陨落,随它沉沦,引它重返千年之盛!最好的时代!

6、解放军33师帅连长牺牲。

红星新闻记者 于遵素 摄影记者 刘海韵

在《1946-1950国共生死决战全纪录》系列丛书第一辑的《进军蓉城》中,杨允澄了解到了更详细的战争过程,身先士卒的帅连长——一位解放军连长牺牲在王齐锐家门口,当地泥瓦匠王世荣、荞面店学徒李福元被国民党拉夫……更多的人物出现在了战斗记录中,甚至还有40名烈士为何匆匆安葬的过程。

走进安远县浮槎中心小学就像进了一座园林,只有塑胶跑道上欢快奔跑的孩子们提醒这里是学校。校长赖金华说,校园占地61亩,新建3栋教学和附属用房,包括多功能室、少年宫、食堂和教师周转房。

双流区烈士陵园管理所所长彭波介绍说,目前的烈士陵园于2007年动工,2008年正式从城区搬迁过来,因为烈士牺牲的历史特殊时期,在安葬这些烈士时,就没能留下个人信息,也无从找起,据了解,现在烈士陵园共有69座烈士墓碑。杨允澄也回忆说,位于县城的烈士陵园在1954年左右修建,也就是说,牺牲在1949年年底的烈士,是在几年后才被安置到烈士陵园的,烈士们的遗骸历经两次搬迁。同时,记者从双流区档案局也未能找到关于彭镇大血战的档案信息。

因为办学条件改善、教学水平提升,安远县鹤子中心小学近3年有近200名学生从外地回流就学,在校生从700多人增加到900多人。

“从在村舍祠堂里上课,到全村全乡最好的房子是学校;从开学要去村民家里动员,到家长孩子主动求学;从找不出几个初中生、大部分时间在扫盲,到全乡一年129人考上大学……”朱龙照说,他最感欣慰的是,当地很多孩子大学毕业后再次选择回到大海乡当老师。

解放军战士牺牲在彭镇

(经王齐锐回忆,王世荣、吴子章、周京全可能均已去世。)

▲杨允澄画的《彭镇大血战》,原画有6米长

但并非一个人的名字都没有留下。王齐锐回忆,解放后,他在粮食局工作,恰好遇到了一位同村人,“我问她来做啥子,她说来领饷,她的弟弟李树清,参加解放军,牺牲在了彭镇。”王齐锐说,李树清就只有这一个姐姐,姐姐的儿子叫余怀仲(《胡宗南余部在彭镇的覆灭》中误作“徐”),家住彭镇罗汉村。

重教必然尊师。近年来,安远县建设乡村教师安居房1.6万平方米,城区学校教师公寓1.85万平方米,解决了1200多名教师的住房问题。2014年起,县财政每年增加投入200多万元,建立中、高级职称教师全员聘任和按时晋档制度,受益教师875名。

1、参战部队为第二野战军第11军第33师。

4、彭镇泥瓦匠王世荣和荞面店学徒李福元被国民党拉夫,第二天解放后参加了解放军。

4月10日,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和杨允澄一起,来到位于双流区煎茶镇的双流区烈士陵园,在纪念馆中关于“解放双流”的解说词中,记录了1949年冬,中国人民解放军挺进大西南,一举解放成都后历经东山太平场战斗、正兴苏码头战斗以及双流城西彭家场战斗解放双流的过程,其中,1949年12月18日的苏码头战斗中,9名解放军指战员壮烈牺牲,在12月26日的彭家场战斗中,阵亡解放军指战员共计40余人。

查询资料、走访烈士陵园和彭镇,我们试图从字里行间和蛛丝马迹中寻找英烈们的信息,这场寻找注定艰难无比。成都商报-红星新闻与双流新闻中心联合发起寻找烈士信息,如果您有关于1949年12月26日,双流县彭镇大血战牺牲英烈的消息,请您联系成都商报热线电话86613333-1。

根据党史资料,双流县革命烈士陵园于1952年12月26日落成,墓葬始有31座,后将土匪叛乱时遇害的解放军无名烈士全部迁入园中,即增至65座,1980年经过修葺,将墓群分列成5排,重新拱棺安葬,并在墓前树立石碑以作标记。

目前,安远县教师平均工资比其他行业平均高出15%,“让教师成为最令人羡慕的职业”正在成为现实。

“当地民风较为彪悍,原本怕征地受阻,却没想到29户群众主动将祖坟搬迁。”浮槎乡党委书记康弘站在运动场边说,乡里把中心小学的运动场与全乡文体中心整合,平常白天给孩子们上课用,晚上成为村民休闲活动的场所。(半月谈记者 白靖利 沈洋)

烈士陵园仅有29个无名烈士墓

江西安远县地处赣闽粤三省交界,是一个山区贫困县。2017年,安远以高分顺利通过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国家评估认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