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安防的「梦」段爱国的「痛」

赢了喝酒吃肉,输了人走茶凉。

面对空空如也的会场,段爱国的讲话速度越来越快、音量越来越高,或许他心里清楚地知道:

同时,操作系统的本质其实就是云计算,再看华为云,由于All in 较晚,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让人胆寒的还有华为安防渠道生态和经营模式的颠覆性调整。

随之,出现在各地公安、政务大厅的销售精英们,除了来自海大宇等厂商的翘楚,还有更多拿着华为安防产品的且关系不俗的集成商们。

一、获得了更多集团级资源支持,从这次线上发布会的视频等物料准备也可窥知一二。

三、行业智能尚未普及,AI产品仍需普惠。

美方对中国媒体的政治打压,给两国关系带来了新的不确定性。奉劝美方立即停止相关行为,中方反制从来不是说说而已,如果美方一意孤行,错上加错,中方必将采取进一步的反制措施。(国际锐评评论员)

华为安防在AI算法上的策略同样令人侧目。  

事关城池与荣耀,守城者与破局者上演殊死博弈,这是多么美妙故事的经典开局。

2021年,智能摄像机出货量将超越传统网络摄像机。未来它不仅仅是个摄像头,既是运营服务的载体,更是企业进入数字世界最重要入口。”

有人说,华为的野心是通信;有人说,是芯片;也有人说,是云计算。 

传统安防商们过去最大、实力最雄厚的敌人们,未来多有可能会成为华为安防最亲的家人。

当B端产品的价格直接如C端一样,赤裸裸地出现在PPT上时;当本就可怕的巨头愿意放弃最美味的蛋糕赠与他人时,行业火药味再次骤然四起。

中国传统安防产业链模式已沿袭多年:设备商的角色更多是甲方,甲方指定集成商,集成商再向代理商拿货品。代理商拿返点,集成商赚苦钱。大部分利润在甲方,也就是设备商那层。

倘若华为真的想用手机那一套打法去干安防,最终成功的几率有多大?

背靠华为云大树,获得更多炮弹支持的华为安防,能否成功突围?

中方要求5家美国媒体驻华分社向中方申报在中国境内所有工作人员、财务、经营、所拥有不动产信息等书面材料。这是针对美方将5家中国媒体驻美机构列为“外国使团”的对等反制措施。

后安防时代,冲击得最猛的这两股势力,他们彼此之间再熟悉不过,抛开相关业务往来不谈,就企业共性来看,也有较多交集:

暂不论两者之间的必然联系,回头来看,华为安防此次改名,所覆盖的譬如工业视觉、自动驾驶等领域,此前都有相关业务线在独立运营,如此便涉及跨部门抢食。 

今年一月,华为做出新一轮的组织架构调整,在原有的运营商BG、企业BG、消费者BG外,新增第四大BG Cloud&AI。

华为安防的「优」与「劣」

华为安防由后向前进军,全力推出涉及人脸、车辆、视频存储等一系列产品及解决方案。

AI掘金志认为,华为安防这场突围之战,优势在于三点。

为了保证诺亚方舟安全、高速运行,它还缺一个什么关键器件?

今年2月25号,华为安防官宣改名:从“华为安防”到“华为机器视觉”。之后,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撰文认为:华为安防此次改名,或许并非他本意。 

面对这些灌木丛式的公司,华为可以使用较强的连接能力将他们的摄像头等设备接入自己的完整解决方案中。

 一,做老百姓买得起的AI产品;二,合作伙伴从压货渠道变成解决方案商;三,严守边界。

这会给依靠AI算法(算法接口调用收费)的公司带来生存挑战。 

二、从安防到视频物联、从摄像头到城市智能之眼,安防产业结构已经发生重大改变。

这也是华为这艘诺亚方舟在消费、产业物联网之后,AIoT时代能够看得到的最大机会。

“华为安防这一次真的拼了。” 

华为安防屡放豪言,普惠Al安防时代,剑指中国第一;而部分传统安防巨头则笃信,小安防并不适合大华为,未来定会放弃。

此外,美方还以种种理由限制中国记者在美采访。比如以所属机构为“外国代理人”为由,拒绝中国媒体记者申请美国国会记者证件。中国媒体记者参加采访也经常会被“另眼相看”,甚至遭到盘问审查。

“争取2025年打造安防分销行业的No.1。”

C端消费物联网的操作系统被谷歌、苹果、微软所掌控;B端产业物联网的操作系统被亚马逊、微软、阿里所控制;G端城市物联网呢?

安防过去几十年聚集了大批小型地头蛇:小设备商、小集成商、小分销商,他们大多都是产业链里的“老小孩”,背靠一些交情、渠道,做了十几二十年,产业链非常繁杂。

行业资深专家广目分析,得益于华为内部的资源倾斜,华为安防未来最大的杀器将是云和供应链成本话语权。

所以再联想到年初华为安防的突然改名,也就不太奇怪了。

早前的安防由下至上,需求碎片化;未来的安防由上至下,侧重能力平台化。

华为机器视觉产品线总裁段爱国说,开垦安防分销市场,华为打法稍显不同。

讨论这个问题之前,必须弄清楚安防之于华为,究竟意味着什么。

上个月的名字突变,这个月的打法突变。 

“正如2013年,智能手机出货量首次超越传统手机,而后手机已不再是手机。

目前还是空白,至少在中国还是空白。

近期雷锋网获悉的一份招聘贴,也验证了此前的猜想。

这一次突围之战,许胜不许败。

另外,针对美方对中国记者在签证、行政审查、采访等方面采取歧视性限制措施,中方也将对美国记者采取对等措施。

美国打压别人就能让自身强大吗?法国国际问题专家、中欧论坛创始人高大伟撰文指出,这并不能证明美国实力的强大,恰恰相反,暴露出美国的弱点。他进一步指出,事实越来越明显,21世纪的恐华症是西方自身不安全感的一种表现。试问一个自信的有凝聚力的美国会以这种方式对付中国媒体吗?

从云端出发,倘若政务云与公安云一体化建设或者并网建设成为趋势,那么华为云端的优势相较安防厂商就大得多。

面对分销这根硬骨头,段爱国依然信誓旦旦。

当人们还沉浸在每天疫情播报的新闻中叹天慨地时,华为这头狼又出其不意地冲出来,狠狠地咬上了一口。  

传统安防厂商们的最大护城河在于品类繁多的产品构建起的规模化市场。 

2017年7月,华为平安园区项目汇报会上,华为相关领导直接下令,“要像做运营商行业一样,把公共安全行业做深做透。”

类似的公开“挑衅”,过去两年已经出现过不下十次。 

2019年,安防一词在华为年报中出现七次,远超以往。同时,华为直接宣布战略投入安防,团队人数飙升。

一系列事实证明,美国无理打压中国媒体在先,而且这种打压不断升级。

显然,美方对中方媒体发难在先,中方进行反制是不得已而为之,属于正当防卫、必要还击,合理正当地维护自身权利。美方言必称“对等”,中方的反制措施可以说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建造完成的诺亚方舟,由里及表,从硬件到软件都将刻上华为的标记。

华为安防此次更名,原因也不难理解。 

今天的华为安防,实则是在重塑安防游戏规则,碎片化市场交给互联网厂商耕耘,上层的标准化市场则由自己主导。

如果说Google是当下线上的信息引擎,那城市AIoT,则是未来线下的信息引擎。

另外,2020年华为还将撒钱10亿,启动“燎原计划”:建设覆盖区域市场旗舰店、体验店;建设覆盖全国的售后维修体系;举办200余场新品发布会;组建数百人的城市分销经理团队。

细观近几次的华为安防产品发布会,从产品到架构到平台,华为已经构筑了一条全新的AI安防护城河。

D10系列摄像机的发布更像是一颗原子弹,它以439元的价格直接炸穿行业的最后一层防线。

新推的“智能视频算法商城,为合作伙伴提供多种入驻模式和商业模式组合,实现用户“随意挑、快熟换、放心用”的效果。 

以入境签证为例,由于美国对中国记者采取歧视性政策,2018年以来共有30多名中方记者遭到美方无限期拖延甚至拒签,其中9名常驻记者离美后无法再次入境。

某一刹那,在段爱国身上真的可以看到余承东的影子。

中方要求《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年底前记者证到期的美籍记者申报名单并于10天内交还记者证,不得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包括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继续从事记者工作。这是针对美方大幅削减、实际驱逐中国媒体驻美机构员工的反制措施。

面对华为发起的价格战,传统安防巨头们短期可以应对,长远来看还需加紧拿出足以抗衡海思的AI芯片。

譬如,都是做2B业务出身、都是以硬件起家并击败国际竞争者登顶全球。

反观段爱国,似乎也乐于用手机的例子去论证安防。

上周五,华为在安防分销市场投下四枚重磅炸弹:D系列软件定义摄像机、智能网络视频录像机、好望APP和好望商城。

舆论上的不停放炮之外,还表现在外部各处:发布会形式、视频制作、产品介绍等等。

鲲鹏是生产要素,昇腾AI是生产工具,全新的智能化产业生态是生产力。

在Cloud&AI BG中,先前新增了一大智能体:工业智能体;再看华为安防官宣:未来的应用领域,安防之外,拓展到工业视觉、自动驾驶等领域。

事实上,从美方打压中国媒体的行为可以看出,美方的“新闻自由”何其虚伪,其背后是基于冷战思维和意识形态偏见,对中国媒体进行的“政治打压”和“政治霸凌”。

如此,软硬一整套标准化解决方案,已经清晰地展示在行业面前。

过去一年,传统安防头部厂商与华为安防的战略打法已然大相径庭,交战双方都在向对方的城池发起猛烈冲锋。

那更远的地方,则有华为安防之外的更多集团军驻守。

华为太大,做的事太多,以至于每个人对它的认识都不太一样。 

1T算力、200万红外枪机,市面上同类型产品的平均售价在千元左右。

通信是它的网络,芯片是它的底座,云计算是它的引擎,它正在建造一艘艘城市级智能诺亚方舟。

我认为,华为的野心是智慧地球,或者说是AIoT时代主导者。

美方的手段不止于此。从要求有关中国媒体驻美机构注册为“外国代理人”,到将5家中国媒体驻美机构列为“外国使团”,再到对上述5家媒体驻美机构采取人数限制措施,美方的行为已严重影响中国媒体在美正常运作。

安防,作为城市基础设施中最大的智能聚集点,视频云便也成为华为云可以看得到的最佳翻身突破口。

同时,劣势也依然存在。

他们深知对方壁垒与软肋,同时对于这场安防旷世之战也都志得意满。

多年来,中国媒体驻美记者严格遵守美国法律法规,恪守新闻职业道德,既向美国老百姓讲好中国故事,也向中国公众更多介绍美国实际情况,对中美人文交流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然而2018年以来,美国加大对中国媒体的围堵打压力度,这显然与中国媒体的行为无关,而与美国自身的“战略”布局有关。

正如有分析人士指出的,比起以往,中国此次的反应更加坦率和直白,这不是试图制造新的麻烦,而是希望借此提醒美方自身行动不当,并敦促其作出改正。

硬件的价值及其有限,也支撑不起华为的体量与诉求,与PC与移动时代一样,谁掌握了操作系统谁就有充分的话语权。

传统安防头部厂商则从前往后调兵,大举进攻云端,拼命往基础层、平台层和应用层行进。

作为华为二级部门,安防事业部大概率没有这项权利,最大的可能是:它已经从企业BG被重新划分至云BG,为华为云提供更大增长动能。

更可笑的是,美国一些人还倒打一耙,称限制中国媒体是针对长期以来中国“打压”外媒作出的反应。事实上,中方一直欢迎外国媒体全面客观地报道中国,也一直按照国际惯例,依法依规为各国记者在华正常采访报道提供支持和便利。目前有数百名外国记者在中国常驻,他们在中国生活工作得很顺利。

与其在安防这一条战壕里被拖垮,倒不如拉长战线去更远的地方决一高下。 

人们注意到,美国2017年12月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将中国定位为美国“战略上的竞争对手”。此后,美方针对中国政治、经济、科技等层面的围堵打压逐步升级。

其一、规模化市场难复制。

中国坚持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不会改变,中方始终欢迎各国媒体和记者依法依规在中国从事采访报道工作,并将继续提供便利和协助。中方反对的是针对中国的意识形态偏见,反对的是借所谓新闻自由炮制假新闻,反对的是违反新闻职业道德的行为。

华为安防这一次选择将行业原有的关系构成网络直接撕破:最大可能地让利他人,以往的集成商被拽来做代理商,自己不碰甲方。换言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