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大宗交易8月17日共成交86笔福斯特成交496亿元

相关信息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广告投放 友情链接

趣活连续3年亏损 2019年净亏损额1345万元

其实,从2017年开始,趣活已经连续三年亏损。招股书显示,趣活2017年、2018年、2019年营收分别为6.548亿元、14.74亿元、20.56亿元;运营亏损分别为2142万元、5190万元、1245万元。趣活2017年、2018年、2019年净亏分别为1397万元、4429万元、1345万元。

趣活董事会成员包括复思资本管理合伙人张永宏、软银中国资本合伙人赵晨曦、锴明投资创始人及董事总经理许智伟,许智伟曾担任百事可乐大中华区首席营销官、百度智能小程序业务总监杨帆。

此前,饿了么相关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300万的外卖骑手中,通过趣活劳务派遣的人数约为1.3万人。仅饿了么一家就消耗了趣活33%的劳动者。

第三,合作共赢是人间正道。中英经济高度互补,两国利益高度融合,双方合作为两国人民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中英合作的本质是互利共赢,根本不存在所谓“胁迫”。只有惯于胁迫他人的人,才会沉迷于“强盗逻辑”和“霸权心态”,才会笃信“零和游戏”和“本国利益优先”。

截至2019年12月31日,趣活平台上的劳动者数量突破4万人,其中3.99万人为外卖骑手。

招股书披露,目前趣活最主要的收入来源是外卖骑手食品即时配送。2017年至2019年食品即时配送的收入占比分别达到100%、98%和98.6%。

Copyright © 2020 每日经济新闻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除了营收渠道单一,趣活的营收也长期处于亏损状态。招股书显示,趣活2020年第一季度运营亏损为1910万元,较上年同期的运营亏损4900万元收窄61%;净亏损为2160万元,较上年同期的净亏损4640万元收窄53.5%。

搭上百度的快车 趣活赴美IPO之路依旧不易

据《消费者报道》,在广州市天河区随机采访了多名外卖平台“专送”骑手,均表示公司没有为他们缴纳五险一金,一专送骑手透露,“每个月会从工资里扣除几十元的保险费用。”

其实早在2018年,趣活在营收渠道扩充上已经开始布局,只是一直收效甚微。2018年趣活推出共享单车的运维和网约车司机管理;2019年,趣活进军家政清洁服务,按订单完成数量予以收费,而这部分收入来源占比不及总收入的1%。

而在毛利率方面,趣活的业绩依旧令人堪忧。2017年至2019年,趣活的毛利润分别为0.286亿元、1.166亿元、1.623亿元,对应的毛利率为4.4%、7.9%、7.9%。

第二,公道自在人心。世界上究竟是哪个国家对其他国家威逼恐吓,甚至对其他国家领导人进行监听,粗暴干涉别国正常经贸关系,世人对此都心知肚明。歪曲抹黑、政治打压比自己技术先进的公司,不仅不会赢得任何优势和尊重,只会令人不齿,最终必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天眼查显示,趣活自2012年成立以来,8年时间先后一共完成6轮融资,融资步伐可谓十分迅猛。近两年的融资额,趣活并未具体披露,不过,趣活曾在2016年宣布获得1000万美元的C轮融资,此轮融资由锴明投资(ClearVue Partners) 领投、软银中国资本(SBCVC)跟投。

对此,趣活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并未对公司的运营造成重大影响,截至2020年3月31日,趣活持有1.3亿元的现金,较2019年12月31日的1.268亿元增长2.9%。

由此来看,趣活的主营业务主要是依靠美团、饿了么等平台订单,一旦这些平台业务模式稍有变动,势必对趣活的业务产生很大影响。因此,趣活形成自身闭环的商业逻辑仍有待开发。

目前,趣活最大机构投资方为百度,持股12.24%;软银中国资本持股11.67%,锴明投资持股7.44%。

对此,趣活方面回应称,毛利率比较低的原因主要是人力成本较高,以主营业务餐饮配送服务为例,2019年支付给骑手和管理人员的服务费占比达到84.5%。其中,仅向骑手支付的配送费用就高达16.4亿元,占总成本的79.8%。由此可见,高昂的用人及人员管理服务支出,一直压得趣活难以喘息。

据了解,上述平台的外卖骑手并不是内部的团队,而是将配送业务分包出去,由第三方外包公司进行招募管理,而趣活正是该平台外卖骑手的主要供给方。

首先,事实胜于雄辩。目前,华为为全球170多个国家和地区、30多亿人提供网络服务。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组织、任何一个公司或者任何一个人能拿出确凿证据,证明华为产品构成安全威胁。华为是世界上第一个公开承诺愿签署无“后门”协议,并且是唯一接受第三方检测和监督的电信公司。迄今,没有任何一个美国公司能够做到这一点。自2010年以来,华为在英主动斥资建立“网络安全评估中心”,由英方专业人员对华为产品进行评估。这不仅彰显了华为对自身产品安全性、可靠性的信心,更体现出华为致力与包括英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开放合作、共赢发展的决心。

趣活作为外卖行业的人力中间商,成立于2012年,一开始就定位于:“3 公里、30 分钟、恒温速递” 这种特殊的宅配作为自己的生意。目前,主要给美团、饿了么、滴滴等平台提供灵活用工解决方案。

目前来看,趣活主要收入来源依旧是外卖配送服务,但其从管理到配送环节依旧存在着诸多隐患,趣活受限于居高不下的用工及管理成本,单一的营收模式,此外,配送员人身安全、保险机制及应急预案等诸多问题依然存在。

据微博网友“用户7395133601”反映,趣活外卖配送人员多数兼职人员,没有五险一金等基本保障。而网友“龙凤道地”更发出质疑,趣活的五险一金是否存在漏缴情况。

关注我们 微博@每日经济新闻 腾讯微信 订阅中心

我们希望,英国政府会从本国根本利益和中英互利合作出发,坚持独立判断和自主决策,继续为包括华为在内的在英中资企业提供公平、透明、非歧视的营商环境。(完)

为了扩充营收渠道,补齐营收单一短板,趣活在招股书中也表示,此次IPO募集所得资金将主要用于增加应用场景,包括网约车司机管理、家政保洁和其他服务;升级技术基础架构;为潜在的战略性收购、投资和合作提供资金;以及用于营运资金和其他公司一般用途。

无论上述情况是否大面积存在,作为一家即将是上市的公众公司,趣活都应该自查,尽到自己相应的义务,IPO之后道阻且长,和讯科技也将持续关注。同时,也希望身处一线的外卖小哥们也能感受到自身企业的关怀与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