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以团结取代分歧以理性消除偏见凝聚起各国携手抗疫的最大合力

中新网11月17日电 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二次会晤17日晚以视频方式举行。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并发表重要讲话。

习近平强调,近一年的抗疫实践证明,只要团结一心、科学防治,病毒传播可以控制。我们要推动以团结取代分歧,以理性消除偏见,凝聚起各国携手抗疫的最大合力。(完)

校园占地面积应达到500亩以上,生均校舍建筑面积应达到30平方米以上,参与举办独立学院的社会组织和个人总资产不少于3亿元,净资产不少于1.2亿元等等。

独立学院创设后,很好地缓解了规模与经费之间的矛盾问题。

地方政府可以获得高教资源,同时完成扩招任务;投资方可以将资本渗入教育事业,获得收益;而母体高校则相当于利用品牌,轻松赚取额外的办学收入。

从夹缝中诞生的独立学院,再一次被逼入墙角。

然而,要想让国家“今后在高等教育方面要继续较快地增加投入也是很困难的”,因为教育方面的经费需要优先农村义务教育发展。

然而,有许多独立学院在设立初期就已经埋下苦果。据了解,有的学校在创设之时可以实现独立招生,有的学校则根本没有获得审批、没有学士学位授予权,也直接进行招生。

在当时,各个大学的经费已经远远无法维持其规模。地方高校更是生均拨款逐年下降,许多高校都已经处于超负荷运转,办学条件十分紧张。

最为混乱的是一些“校中校”的现象。它们浑水摸鱼地以母体学校的名义进行招生,学生招上来,这些“校中校”根本无力培养,于是只能占用母体学校的教师、教学资源。

图丨独立学院百度贴吧,贴吧简介中写着:“正视过去,面向未来。不畏艰难,争创辉煌。”

至此,教育部今年已经公布了37所独立学院转设相关情况,其中(拟)同意7所独立学院转设为公办本科高校,2所独立学院撤销建制。

同时,还为独立学院的规范发展提出了六条路径:

尤其是抢注成立的独立学院,大多都因为数量膨胀过快,师资、教学完全无法独立,而导致教学质量不尽如人意,且学费高昂。“校中校”的现象更是难以监管,屡禁不止。

于是,在8号文件印发5年后,教育部2008年又出台了《独立学院设置与管理办法》,即26号令,对独立学院的建校规模、整体状况进行了规定,包括: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独立学院迅速膨胀,从05年起招生人数就以迅速超过100万人,在总招生人数中的占比最高曾超过20%。

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合格的,转设;不合格的,直接淘汰。

在大扩招的背景下,独立学院在创设初期不仅吸纳了大量考生,而且极大地缓解了母体高校的经费压力。

今年7月,教育部网站公布了关于撤销中国医科大学临床医药学院建制、辽宁石油化工大学顺华能源学院建制的批复,正式同意辽宁省教育厅撤销这两所高校的建制。

独立学院,是在“穷国办大教育,而且办的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高等教育”的特殊背景下产生的。

26号令规定了5年的验收期,验收期满,全国所有独立学院都将接受检验。

独立学院通常被命名为xx大学xx学院,是指实施本科以上学历教育的普通高等学校与国家机构以外的社会组织或者个人合作,利用非国家财政性经费举办的实施本科学历教育的高等学校。

如雨后春笋般一夜之间遍地开花的独立学院间,依旧杂草丛生。

1999年,独立学院,在这两种现实条件所支撑起的逼仄的狭小空间中,在政府、高校、企业,这具有完全不同利益诉求的三方的共同扶持下,以试点的形式,开始在一些省份大规模地成立了。

11月11日,教育部网站公示了一批拟同意设置本科高等学校名单,拟同意重庆工商大学融智学院等21所独立学院转设为独立设置的本科学校。

21世纪初,有些大学如果不创办独立学院,母体学校都很难存活下去。如湖北省某大学因新校区建设产生欠款,2000年创办名为独立学院的校中校后,每年返回母体高校资金约1亿元,这才缓解了学校的办学困难。

学生毕业后,有的“校中校”在学生毕业后颁发独立学院的毕业证,有的则直接颁发母体学校的毕业证——“三本”毕业直接变成“一本”。

2020年,一批中国大学正在逐渐消失。

独立学院的设置主要牵涉到三个利益方:地方政府、母体高校和企业投资方。从当时的情况看,尽管利益诉求不同,但独立学院这种全新的办学模式无论对谁,都是一件可以实现共赢的好事:

在这种情况下,公办高校要想继续承担高等教育规模发展的任务几乎不可能。于是,以已经具有成熟办学经验的高校、名校作为依托,引入社会资本投资进入而创办的独立学院,在大学扩招和经费短缺双重背景下,应运而生。

短短几个月里,仅在一个省份就审批了20多所独立学院。

扩招为高校带来的最主要问题是:缺钱。

然而,据中国青年报的报道,就在独立学院审批大权上收的前夕,部分省份连夜“超生”独立学院。有些省级教育行政部门紧急通知每所高等学校,必须马上注册成立一家公司,申报合作举办独立学院。

大学扩招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1998年10月,经济学家汤敏向中央提交了一份建议书《关于启动中国经济有效途径——扩大招生量一倍》,次年6月,经过一系列准备后,中国高校开始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大扩招。

不论是在文件,还是在讲话中,教育部的态度都十分明确:对于独立学院,教育部积极支持,但同时必须规范发展:所有独立学院必须一律采用民办机制,对于“校中校”的现象要坚决制止。

同时,为了规范整治,8号文件中同样提出了要把审批独立学院的权利由地方教育厅上收教育部的要求,并准备于2004年开始实行。

今年5月份,教育部印发《关于加快推进独立学院转设工作的实施方案》,明确到 2020 年末,各独立学院需要全部制定转设工作方案,同时推动一批独立学院实现转设。转设路径分为三种:转为民办、转为公办或终止办学。

然而无论是转设还是终止办学,一批人记忆中熟悉的母校,都已变得陌生,甚至正在逐渐“消失”。

一面是大学必须扩招以拉动内需的时代背景,另一面是公办高校经费短缺,需要资本维持规模办学的现实。

然而据媒体报道,5年后的2013年,全国近300所独立学院中,成功转设为独立设置的民办普通本科的,仅有35所。

针对于此,2003年4月,教育部印发了名为《关于规范并加强普通高校以新的机制和模式试办独立学院管理的若干意见》的8号文件,时任教育部长周济在同年6月也公开发表讲话,对文件内容进行了一系列说明和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