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确诊病例破千浙江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情况

2020年2月6日0-24时,浙江省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新增确诊病例52例,新增出院病例17例。其中:

新增确诊病例中,杭州市5例、宁波市10例、温州市25例、嘉兴市5例、绍兴市1例、金华市1例、台州市5例;新增出院病例中,杭州市1例、宁波市3例、温州市8例、嘉兴市1例、金华市1例、舟山市1例、丽水市2例。

在众多转产企业中,国有企业堪称领头羊。本来生产无纺布的国机集团所属恒天嘉华正月初二就开始复工,转产医用口罩;本来制造军需用品的新兴际华集团春节期间抓紧购置设备、日夜抢产医用防护服;本来生产化学污染防护服的中国化工所属曙光院仅用55小时便研制出可重复使用的医用隔离服;中粮生物科技借助乙醇和白酒的生产优势,转产医用酒精,已累计向市场供应消毒酒精1万余吨……

张春晓提醒,此次抗击疫情医疗物资生产中也反映出中国在高端制造上还有诸多短板,中国需要进一步提升产业能力,向高端迈进,做全产业链。

对于进行转产的企业,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研究室主任魏际刚建议,企业在转产医疗物资抗击疫情的同时,也要注意根据市场变化及时调整战略,做好长期定位,不断提升产业水平,实现企业的高质量发展。

“举例来说,新兴际华本来是生产特种装备的企业,现在让它转产劳动密集型的医用防护服就会很容易。”张春晓表示,医用物资大部分为劳动密集型,中国经过多年的发展,制造业水平已经从产业链低端走向中端,这是当前很多中国企业能够顺利转产的经济社会背景。此外,大多数转产企业都和医疗物资生产有一定关联性,相关的产业链也是转产的必要条件。

此外,不少服装类、卫生用品、日化企业也开始转产。据统计,1月1日至2月7日,共有近4000家企业经营范围新增了“口罩、防护服、消毒液、测温仪、医疗器械”等业务。

国家发改委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月11日,口罩产能利用率已达94%,一线防控急需的N95口罩产能利用率已达128%,较好地缓解了疫情防治初期医疗物资短缺的情况。

“国有企业是转产医疗物资的排头兵,也是由其特质和社会责任决定的。”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研究员张春晓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表示,春节期间,也是疫情防控的关键期,很多企业都在放假,这个时候就需要国有企业特别是中央企业肩负起生产物资的重任,此外,各级国资监管部门成立了疫情防控领导小组,专门统筹国有企业应产尽产、能转尽转医疗防疫物资。

截至2月6日24时,浙江省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1006例,现有重症病例72例(其中危重21例),累计出院98例。其中:

专家表示,企业能够实现大量转产并快速形成产能也反映出中国制造水平的提升。

何以如此多企业转产医疗物资?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向记者表示,一方面是由于口罩需求量巨大带来的市场机会驱动,另一方面是政府鼓励一些企业进入口罩生产领域,对医疗生产企业采取减免增值税、减免土地税、降低贷款利率、允许延期还贷等支持政策。

中国制造业规模全球居首,具有全球最完整的产业链条,是全世界唯一拥有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世界500余种主要工业品中,中国有220余种工业品产量居世界第一。

确诊病例中,杭州市156例、宁波市136例、温州市421例、湖州市9例、嘉兴市35例、绍兴市34例、金华市48例、衢州市15例、舟山市7例、台州市129例、丽水市16例;重症病例中,杭州市12例、宁波市8例、温州市30例、湖州市1例、嘉兴市2例、绍兴市6例、金华市3例、衢州市2例、舟山市1例、台州市6例、丽水市1例;出院病例中,杭州市16例、宁波市9例、温州市36例、湖州市1例、嘉兴市1例、绍兴市3例、金华市9例、衢州市2例、舟山市4例、台州市14例、丽水市3例。

除了国有企业,其他类型企业也在快速调整生产线。比如汽车企业上汽通用五菱、广汽集团、比亚迪都宣布转产口罩。其中比亚迪预计,到2月底口罩日产量可达500万只;以富士康集团为首的不少科技企业也开始生产口罩。

张春晓表示,还有一些民营企业是在统一调度之下或自发转产,购置新设备需要投入大量资金,这些企业转产也是民族精神的体现。

任洪斌18日也表示,目前中国生产口罩和防护服的机器“一机难求”,为破解这一问题,国机集团、通用技术集团等国有企业已火速开展研制生产,国机集团平面口罩生产设备预计2月底前可实现量产,同时,正在研发的医用N95口罩机和压条机也将尽快投入制造。

中国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任洪斌18日对外发布,目前新兴际华集团每天生产医用防护服达4.5万套,占全国医用防护服总产量的1/3以上,国机集团、中国石化、兵器工业每天合计生产医用口罩达130万只,对医疗物资保障起到了积极作用。